真诚

真诚是相互的,道理谁都明白,但却往往被忽视。人总是容易高估自己,并制造了很多假想敌。事实上,到底有几个人关注自己,这都是很难说的。即使关注了,也往往是偶尔为之,稍纵即逝,谁又会往心里去呢?

讲课好的老师应当能是一名演员

有的老师虽然学术成果丰厚、学术地位很高,但是并不一定能够讲好课。有人学富五车,却毫无著述。有人擅长写作,但并不一定擅长表达。老师这个工作,是要给人讲课的,必须要具有强大的口语表达能力。

现代的知识,学生获取的能力已经很丰富了,甚至可以超过老师。如果仅凭言传是不够的。而将知识融入到表演之中,以学生喜闻乐见的形式展现出来,要比干巴巴的解说要更容易被理解和认可。

大人物的偏见

如果你一定要给自己设个台阶站上去,那么你总是会觉得台阶下面的人在仰视你,而你也只在俯视他们。视角的拉大,就决定了考虑问题的偏见。但是,你跟别人没在一个台阶上,如果去挑剔别人的问题,往往不是人家的毛病,而是你自己的问题。

感性和理性

人都是感性的,不存在绝对的理性,谁都做不到。所谓“理性”,不过就是用一种感性对抗另一种感性的说辞罢了。

大学毕业生就业真的很难吗?

似乎这几年每到高校毕业生就业前后,都会喊出“史上最难就业季”或者“就业难”这些类似的口号。在我来看,这种说法反映了一些社会问题,但对大学生而言,有些耸人听闻了。就好比一个性工作者在对客人讲这项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这是为了博得客人的同情,还是拒之于千里之外呢?对待客人,你只需要把服务做好就是了,过多的话,并不会给客人增加更多地正面感受。

首先,压力并不意味着难度。无论大环境是好是坏,个人的努力都是必不可少的,每一个大学生并不会因为大环境好就放松,也不会因为大环境不好就拼命。从宏观来看,毕业生人数的扩大,给就业市场带来压力是必然的。但是,就个人而言,这种压力无须夸大。就好比食品安全的问题,总体还讲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对于家庭而言,无论大环境如何,基本的卫生都是会注意的,并不会对待饮食战战兢兢。所以说,无论大环境是有利还是不利,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压力都一直存在。这种压力来自于自身状态的重大改变,是对今后未知生活的焦虑、步入职场的迷茫、独立生活的茫然与憧憬。但是,这并不会对个人造成多大的就业难度。

其次,“就业难”的话题,是个伪命题,个人能力和意愿是真命题。如果只是为了就业,其实是不需要太多发愁的。经济不景气、企业破产等问题是否真正的影响到了大学毕业生就业,这个影响到底能够有多大,可能还缺少客观的真实数据。如果假设企业规模和职位高低与大学毕业生求职意愿成正比的话,特大型企业进不去,可以进大中型企业,大中型企业进不去可以进小微型企业,而且高管做不成,可以做经理,经理做不成可以做主管,主管做不成可以做科员,科员做不成可以做办事员。这只是个人意愿的问题,并不能称之为“就业难”的问题。而个人意愿往往与个人的能力和判断是最相关的,大环境如何并不起到决定因素。这与择偶是同样的道理,并不是找对象本身有多难,而是个人能力和意愿的问题。因此,“就业难”本身是不存在的,只是个人能力够不够、对工作判断的称心不称心罢了。

再次,大学毕业生对职业的筛选也是职业发展和磨练的过程。无论有人嚷嚷就业有多难,仍旧是有很多人找到了很不错的工作;即使有人鼓吹就业多么容易,还是有人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甚至找不到工作。为什么?一两句很难说清,也与很多因素有关,其中包括运气和缘分。对职业筛选的过程,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有人可能历来做事儿畅通无阻、学业也不错,但找工作不如意,这没什么不好的。有人可能工作换了很多个,没一个顺心的,也没关系。有人可能在职场上被人冷落、处处碰壁,这也并非都是坏事儿。经历多了,自然就成熟了,或早或晚的事儿。自然界有能量守恒定律,人生也是如此。之前欠缺的东西,早晚会找你补回来的。这些包括性格的缺陷、经历的不足、为人处世的失落等等。同样,之前比人多付出的东西,也早晚会还给你的。

此外,如果“就业”的问题果真存在的话,“创业”绝对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主要出路。就业的过程是一个销售自己的过程,做的功课是让他人相信自己、接受自己,并向自己支付报酬。这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能力。如果一个人连“就业”都成问题的话,说明他还不能将自己推销给他人,至少这方面的功课做得还不够。这项最基本的、简单的职场能力尚且不足,如何能够“创业”呢?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又如何博得他人的信赖?一个人连嘴都张不开,又怎么能指望他能够唱歌呢?创业的要求远远高于就业,就业只是一个非常基本的生存能力,而创业则是决定了一个团队的生存和发展的能力。所以说,因为没有能力“就业”而去“创业”的,结局一定不会理想。

最后,大学毕业生“就业难”的事儿,与其向大学生百般强调,不如反思教育的实际问题。如果是企业总是强调“就业难”的话,倒有渴望获得廉价劳动力的嫌疑了。买卖双方不均衡,卖方低成本的无限供给,但买方的数量有限而且越来越少,这当然是企业所乐于看到的。如果是学校一直强调“就业难”,是要大学生降低求职期望、尽速就业呢,还是说明我们的教育没有达标呢?学校要做的是将教育的事儿做好就够了,就业的问题在办学之初就已经论证过且包含在教育的过程之中了。将就业的这一社会问题转嫁给大学生这是很不负责任的,只能说明教育办的不成功。举个例子,立定跳远,教练要求学生跳到两米八,如果总是强调这个标准和难度没有什么意义,教练应该告诉学生的是技法,需要培养哪些能力,应该怎么跳,技巧掌握了,难不难的就是人云亦云的个人问题了。

好大学到底能有多大作用?

建立起来的任何规则和制度,包括非正式的规则和制度,多数人宁可选择抱怨,也不愿意去重新认识这种规则和制度,无论它到底对自己有多大的实际用途。这大抵是源于一种习惯性的认识吧。当一项习惯性的规则形成之后,人们都会去试着适应或者迎合这项规则,而逐渐地脱离这项规则形成的基础。一个人喜欢养花,是为了给生活增加情趣,但是如果养花成了他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得到固化之后,难免会成为累赘,限制了其他方面的自由。即便如此,也是怡然自得、浑然不知。

上大学也是同样的道理。大学的三六九等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了,但大学生若沉溺于这种认识之中,没什么太大的意义。在当前的教育中,将学习好的学生视为优等生,将考上名校的学生视为一种成功而大肆渲染,将学历高的人视为一种知识和财富的积累。这种观念和认识很难打破,其实也没有必要打破。破与不破,那是自然的过程,我们干预不了太多。但是,对自己而言,则可以有不同的认识。

大学好坏与个人生活幸福的永恒追求无关。无论是学习、名校,还是学历、工作,这都只是人生某个阶段的一个过程而已,充其量也仅仅算一个工具,并不是永恒的追求。你可以是名校毕业的,但是你未必能够找到一个好工作。即使能够找到一个好工作,也不能保证你的生活就是如意美满。同理,我是非名校毕业的,但我未必就不能有一个好工作。即使我工作很一般,但我仍然能够拥有幸福美满的生活。

学历并非人生的终点,它不过就是我们为了选择生活的一种方式或者人生的一个起步阶段而已。拿上一个好大学作为成功的标志,就好比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看到心仪的异性就要与其共用家产,其实还远没到婚姻的地步,不过就是情感的冲动而已,不用太当真的。

我们承认名校的学生有一定的优越性,他们或者在某些方面有着过人之处,甚至会因为某种名校效应,而给毕业生带来额外的恩惠。名校可能会给你提供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和学习资源,在社会上获得更多的认可,但是它并不能决定着你的能力和水平。追求好的大学,也没什么不好的,但它能够给你带来多大的作用,却很难讲。特别是将你的生活美满与否相关联在一起,可能好大学本身能够起到的作用就更难说了。总而言之,大学的好坏,并不决定一个人的生活幸福与否。选择了一个大学,就坚信它是最好的选择,好好把握住,远胜于对其他名校的追求。

只有世俗的人才是真正的人

有爱听故事的人,总想分辨出个好坏忠奸来。爱讲故事的人,也是迎合了人的心理,好人坏人分得都挺清楚的,圣人的成长过程如何不凡,孬人早就已经埋下了孬人的种子。那不过就是讲故事的套路罢了。现实中要真有这样的人,只能说是一根筋。怎么可能呢?!故事就是故事,现实中没必要当真。都是胡吹一气,各有所需,吹完之后各自回家。就说的话而言,其实内心里面根本没把想说的表露出来,很多时候内心太阴暗也很难表达出来,也有时候因为内心算盘打的不够快也不容易表达出来。

故事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这就已经说明了,故事它根本就不是生活,生活一拔高,那就只能当故事听了。老张的生活就是种地,一拔高,老张的生活就成了最美的劳动人民。没种过地的文弱书生卖卖文笔也就罢了,难不成老张真能当真?说他美,要不你俩换换?即便当真,也不会真的那么享受去,到时候还是得下地干活,生活再拔高,也没人帮你把地里的活儿给干喽。所以,生活要拔高不是给生活里面的人看的,而是给局外人吃饱了之后抚慰精神的。当然,如果故事讲的都是人内心的真实想法和现实的实际情况,那就没有啥可以看的了,可能很多人也不爱看。看的,就是一个“假”劲儿。

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们的故事编得都是很离谱的。正如一个高明的骗子,不但要把别人骗倒,而且也要把自己骗倒,让自己都完全相信了自己的谎言,这样才能更好地去骗别人。故事里面,哪有那么泾渭分明的情节和好坏?!什么是圣人?什么是孬人?什么是神?什么是人?今天是圣人,明天就成孬人了。今天是神,明天就成人了。为什么?其实那都是假的。圣人和神,跟你我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他们不外乎就靠两个因素上位,一个是装,一个是捧。装和捧,互相结合,完美极了,要啥有啥。捧得人越多,装得越像。装得越像,越会有人来捧。你我啥也不是,要么就是装得不像,要么就是没人捧。

我们看待“人”总是带着很大的偏见。总是想塑造一个完美的形象,甚至要从人的成长之中找出一条规律来。这种偏见要想去掉,其实很难,因为我们就是人,我们对同类,向来都是不满意和充满敌意的。人都是世俗的,或者是感性的、自私的。你要骂他,他心里肯定不会很高兴。你要打他,他肯定想还击。这都再正常不过了。没必要非把圣人和神描绘得多么高大威猛,捧哏的说说就得了,其他人没必要当真。故事就是故事,一讲一乐呵就完了。如果把很多文人墨客的话当真,我们都可以放下锄头朗诵诗歌了,但那绝对会被视为一种非常扯淡的事儿。

面对规则的惩罚,你是否能够欣然接受?

人总是习惯性地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这个借口越具有合理性、越能站得住脚,人就越满足。面对规则的惩罚,也是如此。

违反规则受到惩罚,内心就开始琢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大家都这么做,我只是从众?是因为贪图了某些不当的东西?还是纯属无心之过?大家都这么做,为什么我受到了惩罚,而别人没有受到惩罚?这似乎不公平啊。贪图了某些不当的东西,是因为我缺少这些啊,如果在一个公平有爱的社会,我怎么会走上这条路?无心之过,不知者不罪,这条规则我怎么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过我啊!越是认为自己的借口合理,越是认为规则不合理。

找借口应该算是人的一项本能,但人不是靠本能来参与社会活动的。有人说法外有情,规则不应该是冷冰冰的条款。其实这是没错的,法律运行之外才能是人情,规则在制定的过程中已经将人的感性和理性考虑进去了,所以并不是冷冰冰的条款。但是事实上,很多人的理解不是这样的。不希望执法者过于呆板,应该将规则执行得更有人情味,特殊情况应该特别对待。但是,如果果真如此的话,那就等于没有了规则。特殊性广泛地取代了普遍性,法律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找借口无非就是图个心里安慰罢了。但是这种安慰凌驾于规则之上,显然不是规则的应有之义。法律也好,一般性的规则也罢,它本应该就是禁止随便演绎的。该惩罚的,就要惩罚,无论是什么借口。至于衍生的其他问题,你认可不认可、满意不满意,那就让法律和规则之外的人文关怀去解决好了。没必要非把规则搞的不像规则,让人们对法律本身怀有过高的期望,那本身是不现实的。

火狐与Firefox浏览器的区别

Firefox是一款非常热门的网页浏览器,通常中文翻译名为“火狐”。如果我们习惯性的百度,或者打开Firefox中文的界面就直接下载的话,安装的Firefox浏览器是做了手脚的,并非原汁原味的Firefox。我们暂时把中文版的浏览器叫做“火狐”,将英文版的叫做“Firefox”,以方便区分。这两者之间至少有三点区别。

一、Firefox和火狐的语言界面不同。着重说明的一点就是,火狐浏览器切换成英文,也并非就是英文版的Firefox。也就是说两者并非仅仅是语言的不同,为什么呢?关键在于以下两点,有点让人怀疑好像是两款不同的浏览器了。

二、Firefox和火狐的人性化操作不同。火狐安装之后,有一些绑定的设置和推广的信息,是删除不掉的,这也是很多国内软件公司制作大量的浏览器皮肤的动力。而Firefox则不然,没有什么绑定的插件,也没有什么推广的网站,即使有它自己宣传的内容,你可以删除得一干二净。

三、Firefox和火狐的同步账号是不同的。如果你在火狐浏览器下注册了同步账号,那他在Firefox上面,根本用不了。因为那是两个数据库,完全分开的。

所以,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干扰,我选择了Firefox,而没有使用“火狐”。

最后,下载原汁原味的英文版的Firefox,可以直接通过如下的网址进入:

安卓操作系统:https://www.mozilla.org/en-US/firefox/android/all/

苹果操作系统:https://www.mozilla.org/en-US/firefox/ios/

桌面操作系统:https://www.mozilla.org/en-US/firefox/all/

选择

没有任何选择的时候,很焦灼。当面临若干个机会让你选择的时候,都差不多的东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往往更焦灼。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只有一个选择,必须沿着这条路走,除此之外,无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