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进步的利弊

科技的进步对于最广大的多数人来讲,是弊大于利的,无一例外。随着科技成果首先流向少数的富人,成为富人谋利的工具,贫富的差距逐渐扩大,并且加剧贫困的状态。

劳动关系和婚姻关系

从最大多数人的幸福角度而言,两种社会关系是最为重要的,一是劳动关系,二是婚姻关系。这两个“关系”一个是工作,一个是家庭。我们多数人的幸福不外乎这两方面。在学术研究上,它们尽管分述不同的领域,却有很大的共性。

第一,二者在一定程度上都被认为是有一定的难度,但事实上则是匹配度的问题。第二,二者都是以长期为目标的。第三,二者都强调了忠实的义务。第四,二者都属于法律关系,但是在维系上更大程度依靠的不是法律,而是道德。第五,二者都可能会面临解除和终止的问题。

雪天的交通

前天夜里下雪,昨天早晨马路上交通状况出奇的好。为什么呢?汽车的速度不快,而且几乎没有乱插抢道的。不错!

告别所谓的电脑安全软件

安装了360安全卫士及其杀毒软件之后,电脑的设置总是不经意的被调整。一会儿,默认的浏览器被设置成360浏览器,一会儿,压缩解压软件、图片浏览软件等等被提示设置成360安全卫士相关的一系列软件。这些即使在相应软件之中选择了关闭,也是防不胜防的。之后,使用了腾讯公司的腾讯管家,就连IE浏览器的标签页和首页都给自动设置成腾讯公司自己定制的那一套。除此之外,弹出的各种广告提示,也是让人十分厌烦。

这些电脑安全软件,到底是为了安全,还是为了自己的营销,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了。

最后这些乱七八糟的,能卸载的都卸载了。就用windows defender这个系统自带的软件,图个清静吧。

去除衣服上的烟渍

昨天外出,随手在衬衫口袋里放了两根烟。回来之后发现,粉红色衬衫上留下了深深的烟渍。

中午用洗衣粉和香皂洗了之后发现效果不好,还是很明显。难道衬衫如此就废了?我想起来拿醋洗试试看。滴了一点镇江香醋搓搓之后发现,烟渍竟然消失了。

醋真是个好东西。

高校教师工资真的低吗?

有高校教师嚷嚷工资低,下面看看工资高低的比较问题。

第一,高校教师一年上多少天班?我们企业员工一年上多少天班?如果将工资计算成小时工资的话,已经是绝对的高薪了吧?有人说教师的工作量在幕后,不能以上班世间来定。难道其他人不是?

第二,我们的高校老师喜欢拿自己跟国外比。这样的比较不能过于主观臆断,而应该多角度。制造业是一国的命脉。国内制造业的从业人员,比国外制造业的从业人员工资如何?如果制造业或者其他行业都比国外高或者持平,那么教师的比较是有意义的,反之,说服力不大。

第三,高校教师兼职越多越吃香,社会活动越多越吃香。我们企业员工谁敢去做兼职?谁有能力做兼职呢?有人说收入低,才去做兼职。鬼话!没有人嫌钱多。给高校教师大幅加薪的后果,只能提高他们兼职的收入,并不会减少兼职的数量,除非给他们做出我们企业员工的要求。

第四,教育重要、教师也重要,但如果说涨工资,你得说出来你给社会做出什么贡献啦!天天摆出一个清高的姿态,舞文弄墨,做课题、搞研究,真的对社会有什么助益吗?自己做出来的,到底是不是垃圾呢?别找借口,咱们只看实效。其他行业的工作绩效不理想找借口能行吗?

第五,教师的职业是伟大的,但是同时每一种职业都是伟大的,都是人类的创造而服务我们的社会生活。如果因为教师的伟大而无限放大的话,道德的力量占据了首要的说服力的话,那么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居于另外力量之下。

第六,如果嫌本人工资低,可能是一种动力。如果嫌高校教师工资低,可以辞职改行,完全可以的。如果一方面说高校老师待遇太低,还在享受着高校教师带来的便利,这种心口不一的做法,不是一名人民教师的所作所为。

“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这段话并非马克思所说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十四章中通过注释的形式引用了19世纪英国工会活动家托·约·邓宁的一段话来说明资本家在利益驱动下的表现。见诸: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文集》,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71页。

马克思说:“如果按照奥日埃的说法,货币‘来到世间,在一边脸上带着天生的血斑’,那么,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而引用注释就在前面这句话之后,他引用的托·约·邓宁这段话是这么说的:

《评论家季刊》说“资本逃避动乱和纷争,它的本性是胆怯的。这是真的,但还不是全部真理。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 10% 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 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 的利润,它就链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托·约·邓宁《工联和罢工》1860年伦敦版第35、36页)

但是很多人将上面这段话视为马克思所说的,估计并没有看过《资本论》。

普通老百姓的难处

现在办点事儿有多难!左右推脱,就是不办。有理由或者难处,它能不能明说?不能,总是习惯性的找些借口搪塞。先是它不按规则办,可到了借口上,规则就用上了,也正好搪塞过去。规则没有发挥作用,根在哪里?显而易见嘛!由此,普通老百姓的难处,达官贵人不是不能体会到的,是不愿意体会的,或者根本就没当回事。

你有病?

以关心社会或者他人为目的,动辄说这个有问题、那个有毛病的,这是一部分学者或者愤青人士的真实写照。这让人想起了曾经某些不良的私立医院,只要你去看病或者体检,结论总是有病。为什么?这值得深思。

此外,是不是构成一种病,也得客观地来看。看着某事儿不舒服,它是不是就是一种病?与某些所谓的主流不一致,是不是病?同性恋曾经被视为一种精神疾病,但后来却能够得到正视,也无须接受治疗。智商高的天才表现出来与常人不同的状态,是不是一种病,需不需要治疗?咳嗽几声,是不是病,有没有必要去医院?

动辄以“你有病”的思路来看待事物,恐怕有些狭隘了。这并非是讳疾忌医,而恰恰是医务工作者基本的职业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