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代表谁?

如果讲颜面的话,一种行为是否丢了谁的脸,在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假设下,只能是自己而不是别人。在没有被明确授权的情况下,我们不能代表任何人,只能代表自己。同样,别人也不能代表我们。

在集体主义被滥用多年多次的境遇下,个人被要求承载了太多属于本性之外的内容。久而久之,个性的发展受到忽视和积压。动辄将集体的某种假设或者意淫强加于个人的头上。这更是对个性的一种摧残。与此同时,这种社会环境也容易导致对个人的个别错误缺少包容的心态,将个人的错误与集体的假设或意淫结合在一起,进而对个人的人格予以否定。总而言之,这种观念,无非就是个人服从集体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