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庆典,民众得到什么实惠?

近日距离校庆日不远,校园中着实变化很大。连平日里对这些不怎么关注的我,也能发现其中的变化了。昔日陈旧的楼门、桌椅板凳乃至多媒体设施都已经焕然一新。花池绿地的布局一改往日的单调,变得错落有致而格外醒目。夜晚时分,一直昏暗的树林之间也点缀了灯光,领袖雕像旁已经花团锦簇,摆出了校训几个大字。有灯光陪衬,怎一个美字了得。校内的马路上已经布满条幅,宣扬着庆典,真可谓条条大路通校庆。甚至这种喜庆劲儿,已经溢出校园,流到了街边的马路、校外的宅院……

记得某年参加一个二级学科的全国性年会,与会者无非主要是一些学者而已。由一所高校协办的,那个场面,颇具商业味道。会场大楼门前彩旗飘飘,大楼门口两位迎宾小姐欢迎诸位的光临,走到楼梯前还有第三位迎宾小姐为大家指路。他们的穿着打扮让我想起很多酒店的迎宾,但是从面相来看应该是学生装扮的。总体感受:会场很气派,应该很有钱。就这种会议来讲,主旨是学术交流、目的是专业发展。隆重的会议场面是耗费精力、财力、人力的,与会议本身的宗旨和目的的关系在哪里呢?几天后会议散去,所有的摆设还是归于原位,所有的人还是各就各位。一次奢华,给我们的仅仅是一次模糊的印象。

庆典前夕,大张旗鼓、张灯结彩、分外隆重。这不是某一两家学校的特色,也不是两三个地区的独到之处。可以说,举国上下,无不如此。当然,国外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也不清楚,咱只是就事论事。见此情景,总是不禁要思索一番:这番庆典,普通民众能够得到什么实惠?

每个人,生日的时候总是值得回味的,或者感激父母赐予的生命,或者回味多少个春秋走过的路程,或者找个借口找人团聚团聚。每个庆典也都有目的,带有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的意义,当然或许也有要找个借口宣传宣传、纪念纪念的一层意思。参加生日聚会,可以拉拉感情、唠唠家常,再不济也能得一顿美味。可隆重的庆典,对普通民众有什么意义呢。学生不顾学习专门打零工,可以算是不务正业。梅贻琦先生曾有言:“大学者非大楼之谓也,大师之谓也”,这句话被人引用了了无数遍。高校的任务是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值此校庆大兴土木搞建设,这些钱如果用在“大师”的投入上,应该能帮上很大忙的,对于校庆而言的意义更加非凡了。

放大了说,普天同庆之际,自己还在为买不起房、养不了老、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吃不饱饭而发愁的时候,再隆重的庆典,也抵不上直接给俩赏钱!有时,想起余华的那本小说《活着》里面的福贵,生活最终如果到了那个程度,除了“活着”可能没啥别的追求了。

或许,所有的一切,最大的实惠就是活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