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立了贞洁牌坊的婊子

婊子,是出卖身体的性工作者,以付出劳动为代价来换取收入。即使是处于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环境之中,即使将其视为一种光荣的劳动,但是父母可能还是不希望子女去做这个行当的,退而求其次,总不至于说子女在外面做婊子,父母在家里立下个贞洁牌坊吧。但是,婊子不会如此,有的事物就堂而皇之的这么在做着。譬如,香烟。

对公众或者社会无益乃至有害的事物,应该是被禁止的。如果因客观原因等事由不能立即全部禁止,从公众的角度讲,公共部门应当厉行禁止,且其数量应当呈现逐渐降低之势。这种认识,应该算是常识吧。香烟,可以说不是很么好东西。很多人喜欢吸,可能是从某种程度上满足或者填补了某种需求或者空缺罢了。但是,无论于公于私,就身体健康而言,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我们常常四处见到“禁烟”的标语。如果禁烟,仅仅是贴个标语就算禁烟了的话,那未免太自欺欺人了。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2009年,中国烟草成功实现了税利保增长目标,全年实现工商税利5131.13亿元,同比增加559.26亿元,增长12.23%。

2010年我国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6045.52亿元,同比增加876.39亿元,增长16.95%。2002年以来,烟草行业累计实现工商税利30656亿元。

2011年,全年实现税利7529.56亿元,同比增加1382.89亿元,增长22.5%;上缴国家财政6001.18亿元,同比增长22.82%。

通过这三年的数据简单来看,烟草的税利逐年增加,而且这个增加的增幅也是越来越大。倡导禁烟,为什么不从源头来解决这个问题呢?为什么不对其源头的数量有计划的进行控制呢?果真禁烟的话,利税的增幅怎么可能越来越大呢?烟草是独家垄断,如果真要管制起来,恐怕没有比这个更好管制的啦。而相对于婊子而言,并没有一家妓院垄断这个行业。

在这种税利逐渐大幅增长的背景之下,我们再来欣赏一下香烟的包装。很多人喜欢收集烟盒,因为它五花八门,非常漂亮,非常吸引眼球。仿佛是一件件的艺术杰作一般,抑或渗透着一种文化吗?仅仅在不起眼的角落中羞答答的码上几个字符”吸烟有害健康“”尽早戒烟有益健康“。这到底是在宣扬什么样的品味或者文化呢?这种外形的包装是在劝诫人们要敬而远之呢,还是如同甚至超越婊子那样花枝招展的吸引顾客呢?

香烟,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东西,拥有着华丽的包装和外表,为国家制造着巨额的税利,并以此津津乐道。这个贞节牌坊,确实很了得!

可惜啊,婊子这个职业连合法都算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