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与妓院

我们用一种事物来形容另外一种事物,没有必要两者完全一致,就像以一个词语形容另一个词语无法做到完全的相同而多少会有内涵的差别一样。我们只需要两者有一定程度的类似即可。豺狼与人本无多少共性,以豺狼形容人,多是旨在说明人的残忍罢了。这种道理是类似的。

大学与妓院。这两个场所其实本来都是不错的地方,只是现在两者多少都有些变化了。

我们先来看看妓院,首先说明一点,对其并未含有任何褒贬之意。妓院,一般是提供娼妓服务的场所。现在的娼妓是性工作者,所以妓院也就成等同于色情场所。现代与古代略有不同。古代的妓女有很多种,有的并不一定提供性服务。由于古代的妓女(尤其是明朝之前的)具有很高的艺术和文学水平,妓院也成为文人雅士社交、欣赏表演、吟咏诗词的场所,有些妓女也成为客人的心灵伴侣。因此在古代很多光顾妓院的男性并不一定是为了解决性需求。富于创作的文人墨客,与妓院(青楼)有很深渊源的,不乏其数。而青楼名妓们的创作,更是足以另才子佳人自叹不足。但是到了现代,妓院的角色和功能得到了分化,其他功能渐渐分解出去,基本上可以说只剩下性服务——这项最基本的仅凭“人”的特点即可完成的纯洁工作。这样,也难免成为法律所禁止、道德所抨击的对象了。

大学,一般是提供教学和研究条件并授权颁发学位的高等教育机构。古即有之,但兴盛于近代的则是西洋的舶来品。它一直是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场所,可以说是有文化的地方。就像古代的妓院一样,很多文人墨客也是很向往的。对于大学,我们寄予深厚的期望,往小了说,是“学以致用、安居乐业”,往大了说,是“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文化传承”。时至今日,大学越来越变味了。貌似它就是一个散漫的场所一般,你要做什么都由你,不破坏我的规则就可以了。从西洋移植过来了大学的体制,但是却没有移植过来造就大学的土壤。在此之下,炮制出来的所谓大学精神、文化、灵魂,也不过是嘴上喊喊罢了,徒劳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学是否会像妓院(青楼)的发展一样,角色和功能的渐渐分解,最后只留下一个基本的场所,靠着授权颁发学位过活?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学生毕了业,该学什么,还是得从工作中慢慢学。或许,有时候,大学还不如妓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