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的代价

谎言无论大小,坚持的代价往往会远超过坦白这件事情。所以说,说谎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即使习惯了之后可能会好得多,但这也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式的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某种谎言的持续,依托于以此为基础的若干个谎言。上班迟到,可以编个谎言敷衍过去。当有人要较真儿的时候,如果还想维持这个谎言,恐怕就要继续在它的基础 之上继续编造了。因为它本身就是虚构的,在虚构的这件事情上建造起来的故事,也只能当做故事来听,没法与事实联系到一起的。如果一直编造下去,某个环节稍有不慎,露出破绽,也是情理之中的。但为迟到编个谎言,这毕竟是件小事。

谎言,坊间儿戏,倒也无妨。一句不经意的谎言,没有人会过分的揪着不放。但若是关乎生、老、病、死、衣、食、住、行这些事情,谎言就值得深思熟虑了。一句谎言,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句谎言在一种号召力下逐步放大。最后,可能成了“实话”。并且各路人马围绕它来著书立说、激扬陈词,各种利益群体用这种谎言来争权夺势。这个时候,真正的实话,却往往站不住脚,成为众矢之的。

在此环境之下,谈创造力,无异于镜里拈花,水中捉月。不能打破谎言,创造力从何谈起呢?尤其是对于一个群体而言,甚至民族、国家、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