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世俗的人才是真正的人

有爱听故事的人,总想分辨出个好坏忠奸来。爱讲故事的人,也是迎合了人的心理,好人坏人分得都挺清楚的,圣人的成长过程如何不凡,孬人早就已经埋下了孬人的种子。那不过就是讲故事的套路罢了。现实中要真有这样的人,只能说是一根筋。怎么可能呢?!故事就是故事,现实中没必要当真。都是胡吹一气,各有所需,吹完之后各自回家。就说的话而言,其实内心里面根本没把想说的表露出来,很多时候内心太阴暗也很难表达出来,也有时候因为内心算盘打的不够快也不容易表达出来。

故事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这就已经说明了,故事它根本就不是生活,生活一拔高,那就只能当故事听了。老张的生活就是种地,一拔高,老张的生活就成了最美的劳动人民。没种过地的文弱书生卖卖文笔也就罢了,难不成老张真能当真?说他美,要不你俩换换?即便当真,也不会真的那么享受去,到时候还是得下地干活,生活再拔高,也没人帮你把地里的活儿给干喽。所以,生活要拔高不是给生活里面的人看的,而是给局外人吃饱了之后抚慰精神的。当然,如果故事讲的都是人内心的真实想法和现实的实际情况,那就没有啥可以看的了,可能很多人也不爱看。看的,就是一个“假”劲儿。

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们的故事编得都是很离谱的。正如一个高明的骗子,不但要把别人骗倒,而且也要把自己骗倒,让自己都完全相信了自己的谎言,这样才能更好地去骗别人。故事里面,哪有那么泾渭分明的情节和好坏?!什么是圣人?什么是孬人?什么是神?什么是人?今天是圣人,明天就成孬人了。今天是神,明天就成人了。为什么?其实那都是假的。圣人和神,跟你我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他们不外乎就靠两个因素上位,一个是装,一个是捧。装和捧,互相结合,完美极了,要啥有啥。捧得人越多,装得越像。装得越像,越会有人来捧。你我啥也不是,要么就是装得不像,要么就是没人捧。

我们看待“人”总是带着很大的偏见。总是想塑造一个完美的形象,甚至要从人的成长之中找出一条规律来。这种偏见要想去掉,其实很难,因为我们就是人,我们对同类,向来都是不满意和充满敌意的。人都是世俗的,或者是感性的、自私的。你要骂他,他心里肯定不会很高兴。你要打他,他肯定想还击。这都再正常不过了。没必要非把圣人和神描绘得多么高大威猛,捧哏的说说就得了,其他人没必要当真。故事就是故事,一讲一乐呵就完了。如果把很多文人墨客的话当真,我们都可以放下锄头朗诵诗歌了,但那绝对会被视为一种非常扯淡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