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谈误国

有人说,有良知的学者不多了。然而与此同时,添乱的学者更多,这个危害要更大。

自己看不惯的事情习惯性地批判、反驳、攻击,而企图建立在自己狭隘认知的基础上来谈问题,那不是学者应有的态度。一直不看书,可能是文盲;但是,什么东西都用书本的理论来评价,那是书呆子。人很容易高估自己,很多时候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局限性,特别是很多学者在这方面的表现更为糟糕一些。

沉浸于自己学术的象牙塔,那顶多算是自我修行,姑且认为这是脱离俗世。如果以出示的态度看待学术,那大可不必关注社会和国家的问题,自娱自乐算了。而经世致用本应该是学者所应当追求的东西,那么学者首先去做的应该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去做功课,不是让你去写教材。装修工人是负责装修的,不是让你拆了房子重新盖,你的专长是装修不是拆盖房。所以,那些学者,看似激情饱满、关心国家命运,实则思想狭隘、胡说八道,只能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