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者清

如果你是农民,你自然会主动精心地考虑应该怎么打理自己的庄稼,不需要别人告诉你什么时候该施肥、什么时候该收割,需要帮助的是地界分割要有人公正 地主持。如果你是商人,你自然会主动卖力得算自己的生意盈亏,不需要别人告诉你什么时候该存钱、什么时候该取钱了,需要帮助的是市场规则要有人公正地执 行。如果你是强盗,你自然会主动认真地筹划应该在哪里打家劫舍,不需要不需要别人告诉你哪些东西好抢、哪些物件不好拿,需要帮助的是怎么避免受到严厉的制 裁。

俗话讲,久病成医。长期干一种活儿,干久了,就成了行家。虽然是经验主义,但是很能解决老百姓的问题。医院里面有的是医生,医学院毕 业、科班出身,很多病是治不了的。为什么一个所谓的偏方就能治了呢?这就是经验。我们虽然不至于沉迷于此,但如果为了解决实用的问题而找来一堆理论来论证 一下,恐怕是有点不像是救人的姿态。

很多事情,当事者是很清楚的,旁观者对于当事者而言,也仅仅是一个借鉴的思路而已。如果将意志强加给当事者,那就是绝对的瞎指挥。观棋不语真君子。旁观者要说话,有个前提,就是你得了解当事者,是得到人家认可的了解,不是自以为是的了解。

官府是很强势的,有些当官的俗称“父母官”。一般情况下,父母是了解孩子的,毕竟是身上的肉,从小看到大。虽不至于了如指掌,但基本情况还是差不多的。“父 母官”可未必,首先它可能根本都不认识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父母官”往往是打一枪换个地方,出了政绩可能就远走高飞了。结果,弄得我们,两三年可能 更短就换一个“父母官”,成年之前,已经有若干个“父母”了,这些“父母”应该都不喜欢我,肯定没一个亲生的。

可是很多时候,我们还得听 “父母官”的,文件一堆,要阅读;精神一堆,要领会,会议一堆,要学习。如果这些“父母官”对孩子们不了解——得到认可的了解就更甭提了——拍拍脑门、吹 吹空调、做做按摩、喝喝老酒,就出来这一堆、那一堆的文件、精神、会议,对我们能有多大的作用呢?

这样的“父母官”,在我们看来,瞎指挥的情况,是比较多的。当然,也不能太绝对。最起码来讲,如果从人性的基本道德层面来讲,应该,仅仅应该是相对合理的。缺陷嘛,无非就是针对性差一些啦、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啦、调研不充分一些而已罢了。